为登山而死,值么?_户外

2020-03-14 07:56:05 栏目 : 精彩活动 围观 : 评论

Jess的父亲John是60-80年代最高效、成功的阿尔卑斯式登山家之一,他的攀登履历包括道拉吉里峰(海拔8167米,世界第七高峰),印度楠达德维山(Nanda Devi),川口塔峰(trango Tower)和乔戈里峰(8611米,世界第二高峰)等等,所有山峰都是无氧登顶。在2019年,他得到了金冰镐奖项授予的登山终生成就奖。

Roskelley父子

John非常了解登山的危险性,他有很对同伴与朋友在山里丧生,自己也曾数次从鬼门关前经过。「我从来没有刻意指导我儿子登山。」

但Jess从小便受到登山届的耳濡目染。John曾带14个月大的他前往德里参加登山峰会,在峰会上他同印度时任总理握了手。「小时候我们会和梅斯那自在的聚会,艾德蒙希拉里爵士也曾在我家借住。」当时的他并不知道与登山皇帝和登顶珠峰第一人交往意味着什么,他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几乎不想离开家里的电话,生怕错过他父亲的消息从地球另一边传来。

Jess初中毕业那年,父子二人去不丹攀登了6153米的Stok Kangri,作为他的毕业礼。高中开始的Jess也曾像无数男孩一样想要尝试橄榄球,但教练却从来不带他练习战术,他只好加入了田径队。

从18岁开始,Jess便成为了西雅图外雷尼尔山的高山向导,两年内他共带队攀登了雷尼尔山 35次。此时,他的攀登事业才刚刚开始。

2003年,20岁的Jess与父亲John一同登顶了珠穆朗玛峰,彼时的他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珠峰登顶者。从此以后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山峰里,训练中,也慢慢地开始完成属于他自己的高难度路线。与父亲不同的是,Jess并不常进入深山,追求高海拔,而是选择在岩壁上寻找技术难度更高的路线。

20岁的Jess同父亲第一次攀登珠峰北坡

当他靠着自己的能力成为了The North Face北面的签约运动员时,Jess的妈妈评价说「很多时候他其实没什么自信,毕竟他爸爸是那么出名的登山家,当他被北面签约的时候他非常开心。」

向死而生

阿尔卑斯式攀登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之一。在山上你得担心自己坠落,或是落石落冰。你可能在山上迷路,耗尽食物,或是冻死。

当然,还有雪崩。

这些危险,是阿式攀登不可忽视的魅力。

Jess的家庭,作为一个登山世家,当然知道阿式攀登的危险。

Jess在加拿大落基山脉因雪崩丧生之后,他的父母和姐姐在多数采访中展现了他们坚强的一面:他们知道Jess有可能有一天会回不到他们的怀抱中。

在采访中,父亲John尤其直接且诚实。当直升机刚刚在雪崩地区发现登山器械和露出的一条腿时,John就直说「他们死了,不是失踪了」

但是当他被媒体的报道和亲友的问候淹没时,他也会独自走到安静的角落,缅怀自己的孩子。

值么?

Jess去世后不久,加拿大公园管理处就收到700封媒体来信。这次山难被世界多家主流媒体报道,北面则将三人的照片放在官网首页来纪念他们年轻的生命。全世界的登山者与非登山者都在悼念这三位天赋异禀的年轻人。

遇难的三人,左起:

Jess Roskelley,Hansj rg Auer, David Lama

但总有个问题萦绕在所有人的耳边,每当有登山者去世,它就会出现:

为登山而死,值得么。

回答这个问题时,登山者总是向别人展示在高山上锻造的,常人无法想象的爱情与友情,或告诉大家自我价值的实现、自给自足的成就感和关于人生和宇宙的思考,在别处是无法得到的。在Jess的妻子Allison看来,这些回答还是过于浅显。

Jess与妻子Allison

自2019年Jess与Allison结婚以来,两人如同大家心中的模范情侣一般:爱情以外,他们还是对方最可靠的伙伴,朋友,Soul mates。作为赞助运动员,Jess经常会在社交网站上发自己在野外的照片,但他Instagram上更多的是自己与Allison,和两人爱犬的合照。

在Jess遇难之前,他很想要个孩子。「我们已经老了,但是他想要孩子认识自己的祖父母。」Jess的妈妈说「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,别担心妈,在你们去世之前我一定会生一个。」

Jess遇难后,Allison五天五夜没有进食,也睡得很少,但生命已经逝去,时光无法倒流。

至少我们知道Jess被埋葬在在自己所爱的山中。

也许Jess胸前的纹身更能回答我们的问题:「Fortitude Vincimus」

这是著名南极探险家沙克尔顿的家族座右铭:

「By endurance, we conquer」

「坚毅征服一切」

-END-


为登山而死,当然不值了。但是为登山而冒死的风险,值不值就看风险多大,各人的评估可能也不一样。
比方说,为了赚钱,也有人去贩毒,甚至抢银行的。因此真被枪毙了自然不值,然而还是有人去干。

发表于:2020-3-12 12:57

相关文章